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从投资人转身去创业是什么体验?柳青先把名牌衣服都压箱底了

发布日期:2021-06-18 18:30   来源:未知   阅读:

  坐在副驾驶的,除了女朋友/老婆,还有可能是投资人。过去,创投圈就流行这样的话:「投资人是坐在副驾驶的」。既表明了投资人能够对驾驶员施加重要影响的身份地位,也道出了投资人无法操控方向盘的事实。不过,投资机构也好,投资人也罢,有时他们也想试试掌控车辆(企业)的路线,或者自己亲自下场「造一辆车」,探索另一种可能性。

  无论是在「创业投资的黄金时代」,还是形势急转直下好项目越来越难找的现在,IT 桔子观察到,这些年总有一批投资人跃跃欲试,投入一线或亲自操盘,变身创业者,比如投过美 one(李佳琦签约公司)和「黎贝卡的异想世界」的原德同资本投资总监杨博雅创立了自有彩妆品牌 BlankME;离开贝恩资本加入瑞思教育的王励弘;从 IDG 资本出来,先是去了衣二三任 COO 后自己创业做 D2C 电商的王琛;复星昆仲资本投资经理孙维耀离职创办了北美共享单车独角兽 LimeBike 等。

  都说「创而优则投」,投资人反其道而行之转型去创业的动力在哪?一方面,有来自成就感、探索欲等自我价值的实现层面(毕竟改变世界和支持别人改变世界,前者更令人敬仰);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是为了「挽救」被投项目,或者为了获取更大财富的机会——据统计,2020 年全美富人榜 TOP100 中,除家族继承外的 73 人中,仅 1/4 是通过投资实现的,还有 3/4 是通过创业实现财富增长的。

  还有的投资人真实的想法是:与其花精力选择合适的创业者,不如干脆自己做。「我发现,虽然天使投资的赔率很高,但成功率太低;而这件事我自己做的成功率比较高,赔率虽然差了一些,但两相比较,最后的预期回报是差不多的」,天使投资人黄海涛表示。

  从转型结局来看,有好有坏。但不同于投资的「唯结果论」,创业更重要的是一种心态,是修行。请看以下典型 or 非典型的投资人如何演绎着不同的转型故事:

  柳青毕业后加入世界顶级投行高盛亚洲,从最基础的分析员做起,2008 年晋升为执行董事,工作 12 年成为高盛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2014 年 6 月,柳青代表高盛约程维谈投资,投资没谈成,柳青一句玩笑话让程维开始认线 年的滴滴或许真的需要一位具备国际化视野、长于战略运筹的人才。

  柳青先是以企业顾问的身份出席滴滴内部高层会议,每天花十几个小时和程维交流尽管已经把滴滴摸透,但对于生平第一次跳槽,柳青慎之又慎,她不仅要放弃年薪 400 万美元的「金饭碗」,还要去一家和司机打交道的创业公司,和行走在云端的资本操作相差太远——这无异于一次豪赌。

  直到程维临门一脚的助力——安排柳青和六名高管自驾西藏之行,在极端环境下与伙伴共同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后,柳青才正式决定加入滴滴,担任首席运营官。加入滴滴后,柳青就帮助滴滴完成了 F 轮 7 亿美元的融资。

  柳青坦言,自己一路上都有冠军心,刚进入滴滴时一度用力过猛:比如彻夜不眠地回复所有人的微信、邮件;把自己所有的名牌衣物小心地藏了起来,只因怕和 O2O 公司接地气的属性不合。

  后来,柳青又促使滴滴和优步中国合并,滴滴的估值也一路水涨船高。但柳青也不是没有遇到过难过的坎,滴滴也不是一路顺风顺水,顺风车事件便是滴滴近年来遭遇的重大危机。2020 年 12 月,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对外发声「滴滴在过去的几年里面,我们自以为曾经一飞冲天过,其实是到过愚昧之巅的。经历两次大的安全事件(顺风车和突发疫情)一下子打入谷底,脸着地摩擦,然后整整两年沉下心来争分夺秒地修补各种安全、运营、线下体系、客服服务能力。」

  此外不断扩张探索的滴滴,现在已推出了单车、货运、社区团购、外卖跑腿、自动驾驶等新业务。据悉,目前滴滴正在紧锣密鼓筹谋上市,并于今天(6 月 11 日)正式向 SEC 提交了招股书www.qhum.cn!数据显示,截止 2021 年 3 月 31 日,滴滴全球年活跃用户为 4.93 亿,全球年活跃司机 1500 万;其中,滴滴出行中国区月度活跃用户达到了 1.56 亿,日均交易量 2500 万次。2020 年,滴滴的的中国出行业务(代驾/网约车服务)收入达到 1336 亿元,国际业务(国际出行、外卖)收入为 23 亿元,其他(共享单车、货运、金服、自动驾驶等)收入 58 亿元,其估值向着千亿美元靠近。

  周亚辉是非典型投资人,创业是他的底色,「投资大佬」一度是他身上的标签。2007 年周亚辉创办了昆仑万维,并在 2015 年带领公司上市。但周亚辉自己「当时感觉已经掉队,所以去搞投资,学习新的东西,打开视野。」后来凭借投出了映客、趣头条的战绩,以及一篇点击量过千万的投资笔记,让周亚辉在创业者群体「封神」。

  现在的周亚辉又成为了一名创业者。每天工作 14~15 个小时,从早上 7 点一直到晚上 12 点,没有周末,这是他现在的常态。

  2016 年底昆仑万维投资收购了总部位于挪威的网络浏览器开发商 Opera。从 2017 年开始,做游戏出身的周亚辉开始转到浏览器、新闻、人工算法领域,以 Opera 联席 CEO 的身份,一步步从组建团队开始,打磨产品,主导推动新闻聚合和自媒体资讯平台 Opera News 的开发,期间也交了不少学费。在 2020 年三季度 Opera News 月活跃用户增长 35% 达到 2.19 亿,主力用户在非洲市场,并拓展了欧洲市场。周亚辉认为,Opera News「有极大的机会成为海外版今日头条」。

  2018 年 8 月 Opera 上市后推出移动支付服务 Opay,为非洲尼日利亚无银行账户群体提供便利,之后为深入支付场景,推出了出行业务 Oride。2019 年 7 月,Opay 完成 A 轮 5000 万美元融资;同年 11 月,Opay 宣布完成 1.2 亿美元 B 轮融资,投资方阵容相当豪华,包括美团及旗下产业基金龙珠资本、高榕资本、源码资本、软银亚洲、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红点中国、IDG 资本、红杉中国和金沙江创投等。

  巨额融资是在给 Oride 业务输血。「全世界对打车生意都有一些质疑,认为烧这么多钱 ROI 不划算。中国和美国可能还好一点,新兴市场打车更糟糕,包括印度等在内的东南亚地区,因为用户 SP 更低,客单价更低,最后你换来什么?就是要不停地输血。」周亚辉说。

  去年新冠疫情给 Opera 的业务带来极大的挑战,周亚辉辞去了昆仑万董事长职务,作为 Opay 全职 CEO 投入到项目中,此后他还停止了 Oride 在非洲市场的运营。放弃了打车业务之后,OPay 不做场景专做支付,去年也有一定的增长。

  周亚辉表示推动自己不断向前的力量之一,就是危机意识。「只有做主流,不断寻找新的东西,才能知道事物发展方向在哪儿。」他还表示,自己没有想过退休这件事,王兴、任正非、马云都是他的商业榜样。「榜样的力量让我还能继续干,继续学。」

  王励弘最早在券商工作,后来在贝恩资本工作了 13 年。贝恩资本 BainCapital 是一家美国私募股权机构,由贝恩咨询在 1984 年发起成立。贝恩资本是擅长收购的 PE 巨头(2019 年收购了 LED 照明业龙头欧司朗),投资也多是控股型。不过,贝恩在中国比较低调,已公开的投资项目较少,有投过优酷、精锐教育、秦淮数据、能链集团等几家。

  王励弘任职期间,主导了贝恩资本对瑞思教育、金宝贝等项目的投资,同时负责贝恩资本在中国的投资项目投后管理工作。由于咨询公司起家的背景,加上贝恩对被投项目有较多的管理权,王励弘也参与了不少企业经营,从战略制定到团队建设、激励机制等。

  为了管理金宝贝,贝恩邀请了时任国美门店拓展和运营副总裁孙一丁加入。王励弘说,「我们当时觉得孙总是一员大将,在整个国美发展里程碑上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所以 2011 年投资金宝贝的时候,贝恩希望早教跟零售一起来做,就请了孙总加入金宝贝,做金宝贝中国区 CEO。」

  2013 年 9 月,贝恩又邀请了孙一丁担任被投项目瑞思英语 CEO,瑞思的营收从 2013 年 3 亿多增长到 2018 年 12 亿收入,这主要得益于瑞思开放了特许加盟体系,通过在全国拓展几百家校区形成规模优势。2017 年,瑞思学科英语在美国上市。数据显示,截止 2019 年一季度,贝恩资本在瑞思教育的持股比例为 62.4%,仍为第一大股东。2020 年初,王励弘从贝恩资本辞职,接替孙一丁出任瑞思英语 CEO 职务。

  她谈到了转型的动机,「我投资这么多年又确实管理过很多公司,但是以管理 CEO 的身份来管理的。当时我觉得很多 CEO 有好的地方,也有很多地方让我很疑惑,为什么不这么做,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不能换一种方法来做。今天就想把这些过去积累的经验,和从 CEO 身上学到的东西能够实践……」至于选择什么行业,王励弘思量许久,她认为教育行业会有很大的成就感,影响的是中国的青少年和未来。

  王励弘表达了自己对投资的看法,资本已经回归理性,短期内急功近利,违反商业本质的事情是难以成功的。烧钱获客扩大规模的方式很明显不再适用于教培行业的发展。「只有实业有价值,投资才能产生价值」。这或许意味着瑞思将从寻求规模、利益转变为追求质量、回归教育的本质。

  近 2 年瑞思因加盟模式,教学质量参差不齐而备受质疑,加上因疫情影响,线下教育机构受到重创,瑞思的股价低迷,市值一蹶不振,目前不到 2 亿美元。为了突破这种困局,在王励弘的带领下,瑞思英语开始寻求变革,包括尝试收购加盟店,收为直营店;转型 O2O 模式,专注前景广阔的素质教育赛道,横向扩科,推出然点科学馆、海芽成长空间,将品牌升级为瑞思教育。

  每个圈子的人总是在流动,有人出走,有人加入,还有的人回归,VC 圈也不例外。

  庄明浩此前曾在盛大战略投资部任职,后去经纬中国担任投资经理,工作之余,他个人的业余爱好是游戏、电竞。庄明浩认为他的兴趣爱好和工作基本上是两条平行线 年后,这两条平行线相交了——游戏直播、电竞火了,受资本的关注度极高。

  2015 年是庄明浩进入投资行业的第六年,他感觉自己遇到了某种瓶颈。「投资其实就是个黑盒,比如你一年工作 200 天,无论你从哪种方式,一天碰到 5 个项目,一年就是输入 1000 个项目,输出的结果只有两个选项:0 或者 1,也就是投或者不投。我觉得我的黑盒很好、很完善,但结果却非我所愿。」

  也是那一年,庄明浩选择不再做投资。机缘巧合下,王思聪想寻找一个懂电竞、懂泛娱乐、投资出身的人才,在圈内朋友的力荐及筛选下,庄明浩是最合适的人。

  就这样,庄明浩加入了熊猫直播的创业大潮,期间帮助熊猫直播斩获了 4 轮融资,尤其是最后一轮融资金额高达到 10 亿元。他坦言,创业比以前累了很多,但不后悔。庄明浩认为直播是各类泛娱乐应用中密度最高的一种,优势在于用户粘性很好,付费意愿也很强,但是密度太高(看直播太累),阻挡了很多用户的进入。

  2018 年春节,熊猫直播上轮融资额将尽,节后,庄明浩开启寻找下一轮融资。然而在 3 月 8 日那天,斗鱼和虎牙同时宣布获得腾讯投资,使得游戏直播行业的竞争格局生变。2 个月后,虎牙率先在美国上市了,行业老三熊猫直播融资愈发艰难,资本的信心动摇。拖了将近一年,最终熊猫直播想卖没有卖掉,也融不到钱,不得不宣布倒闭。

  2019 年,庄明浩 4 年的创业生涯告一段落,之后回归经纬中国担任副总裁。

  在以上这些故事版本中,投资人转型时所处的人生阶段不同、结果有好有坏。过程中必然有磨合,比如要应对商务/生活标准的下降(从出差商务舱、五星级酒店降级为经济舱、快捷酒店),以及适应完全打乱的工作节奏,时间被大量的琐事占据,每天忙碌不已。

  不过,投资人转型创业最大的难处在于「知易行难」,知道怎么样创业和做到「创业成功」之间永远隔着一条马里亚纳海沟。然而,「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跨越这偌大的鸿沟,便是创业者修炼的过程。

  青普旅游创始人、原鼎辉创投合伙人王功权早就说过,「原本以为我做了 17 年投资,天天指导别人创业,已经看得很清楚,但打理青普就像生第二个孩子,每一块尿布都省不下来,每一瓶奶都要喂下去。」

  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真正懂得。无论如何,致敬哪些勇于跳出舒适区、敢于挑战自我的投资人们!2021春季 哈尔滨小卡之星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