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SEO优化外包 >
广东推进惩罚性赔偿制度落地见效

发布日期:2021-07-02 08:11   来源:未知   阅读:

  人在港澳,点点手机,就能向位于广州的法院提出禁止侵权申请;依靠智慧法院技术,一起著作权纠纷,最快30多分钟就能完成开庭……保护创新的司法力量,在广东无处不在。

  作为经济大省和创新大省,2020年,广东受理的知识产权案件已超19万,超过全国总量三分之一。与此同时,惩罚力度越来越大,专利案件平均判赔额同比增长33%,比三年前翻了一番;审理质效不断提高,诉讼服务全流程“一网通办”,越来越多外企将广东作为知识产权争端解决“优选地”。粤港澳大湾区内,最严知识产权保护体系有力护航,创新要素不断加速流动。

  一起“高大上”的网络著作权纠纷,35分钟就能完成审理并作出判决吗?可以!

  蔡某豪是一名摄影爱好者,他所拍摄的题为《西藏林芝,桃花沟》的照片发表后,通过第三方区块链存证平台进行了确权存证。之后,蔡某豪发现一家旅行社运营的微信公众号擅自使用了这张图片,蔡某豪对侵权事实进行区块链存证后提起诉讼,要求赔偿5万元。

  2020年4月20日,广州互联网法院对这起案件进行审理。“我们运用了司法区块链存证+网络著作权全要素审判ZHI系统,在案件事实查明上采取了要素审判方式,没有繁冗复杂的陈述,简明扼要地分为权利客体,权利来源,侵权行为三个方面。”广州互联网法院综合审判二庭庭长邓丹云说,依托智慧法院创新成果,这起案件仅用35分钟,就完成庭审并当庭宣判。

  针对维权周期长的痛点,近年来,广东法院采用了一系列“黑科技”。广东高院民三庭副庭长王晓明介绍,除了通过5G、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广东法院还大力推进案件繁简分流改革,提高司法救济时效,为司法审判赋能加速。

  比如,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组建了专利一审速裁团队,快速审结1617件外观设计专利纠纷,占案件总数52.1%。深圳知识产权法庭快审案件调撤率达64%,当庭宣判率超90%;2019年以来作出诉讼禁令13份,涉案金额近1.5亿元。

  在一起外观设计专利权诉讼中,深圳知识产权法庭认为,权利人大疆公司的涉案产品时效性较强,被告持续侵权行为将给权利人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虽然侵权损害赔偿尚未查明,但为了及时有效制止侵权行为,深圳知识产权法庭依法对已查明的专利侵权事实部分作出先行判决www.bi5x.cn,并发布临时禁令,及时对侵权按下“暂停键”。

  在诉讼服务上,广东法院通过“一站式”服务,让群众少跑腿。王晓明介绍,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跨区域远程诉讼服务平台”已实现诉讼服务全流程“一网通办”;广州互联网法院上线首个跨港澳在线纠纷多元化解平台,在粤港澳多地布设12个“E法亭”,成功调处纠纷3万余件。

  “我方要求联通分公司立即停止侵害软件V1.0的著作权!”“我方要求乐网公司立即停止侵害‘管控系统’的著作权!”一起著作权权属纠纷中,乐网公司与联通分公司互相起诉,各执一词。

  要查明案件的焦点,就要了解两个软件的文件代码是否相同,文件建档日期是否有过修改。然而,法官是法律专家,却不一定懂这些技术,怎么办?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技术调查官抽取了部分核心的源代码进行比对,并使用比对工具Ultra Compare,根据比对结果,计算出两个软件的相似率,为法官作出判决提供了有力的参考。

  “知识产权案件大多涉及一些很专业的技术领域,考虑到法官多是文科知识背景,我们建立了‘技术调查官+技术顾问+技术咨询专家’的多元化技术事实查明机制。”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专利审判庭庭长郑志柱说,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在全国首次明确了技术调查官参与审理案件的范围,并聘请审协广东中心20余名审查员作为技术顾问,成立由有关高等院校、科研机构的29名资深专家组成的技术专家咨询委员会。

  五年来,这些技术专家参与了800多件知识产权案件审理,让知识产权案件的审理质量更加有保障。

  知识产权侵权案件,有时不仅涉及民事诉讼,还涉及刑事和行政诉讼,如何统一不同诉讼的裁判标准?广东法院是全国最早开展知识产权审判“三合一”改革的地区之一,审结了一大批典型案件。

  “我们此前办理的一起侵犯商业秘密罪案件,由于民事案件与刑事案件存在关联关系,在刑事案件得到妥善处理之前,民事案件审理难以实质性推进。”深圳知识产权法庭庭长卞飞说,深圳知识产权法庭一方面优先对销售利润作进一步核实,另一方面,将民事调解手段引入案件处理,通过多方努力,在刑事二审期间,双方积极协商,赔偿了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最后该关联民事案件也以和解撤诉。

  实行“三合一”,对于权利人来说,可以获得高效、及时的刑事、民事复合保护;对于法院来说,既可以发挥刑事审判的威慑力,同时还可以灵活运用民事调解手段,根据案件情况选择最佳处理方式。自2013年改革试点以来,广东法院通过“三合一”模式,已审理知识产权民事案件535305件、刑事案件15720件、行政案件301件。

  明阳公司是一家技术研发型企业,2019年2月,为窃取明阳风电核心技术,某能源公司工程师刘忠炎,乔装混入位于惠来县的风车内部测量拍照,后被工作人员发现移送公安机关。

  “公司对首台样机资金投入达2亿元。”明阳公司质量总监宋贞桢说,“资料一旦泄露,公司前期投入可能付诸东流,也将丧失在这项技术上的绝对领先地位,损失难以估量”。

  去年6月,惠来县人民法院以窃取商业秘密罪,对刘忠炎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100万元。

  “知识产权侵权严重破坏市场规则,让侵权者‘赔笔小钱’就了事,不仅是对侵权行为的纵容,更是对创新环境的伤害。”王晓明说。2013年,广东法院在全国率先探索完善证据制度破解知识产权侵权赔偿难试点工作,5·30┃天津市宝坻区科协,2016年在全省范围全面推行,并开始探索惩罚性赔偿制度。近年来,广东法院积极将多年成果应用,推进惩罚性赔偿制度落地见效。

  赔当其失、罚当其责。广东法院鼓励运用经济学分析等科学合理方式计算或者酌定赔偿,不断提高赔偿精准性,全年审结专利案件平均判赔数额63.3万元,同比增长33%,超过1000万元判赔的有23件,相比三年前翻了一番,实现侵权赔偿数额提档升级。对情节严重的故意侵犯知识产权行为,广东法院加大赔偿力度,依法支持权利人惩罚性赔偿请求,以高额赔偿震慑侵权人。

  “深圳法院还积极参与市人大常委会《深圳经济特区知识产权保护条例》修订工作,通过特区法规,完善知识产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卞飞介绍,在一起涉互联网虚假刷量、投票的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中,深圳知识产权法庭首次适用证据妨碍排除规则,裁量确定赔偿数额高达2000万余元。

  对构成知识产权犯罪的行为,更要让侵权人付出沉重代价。去年来,广东法院共审结侵犯知识产权犯罪一审案件1387件;给予刑事处罚2444人,其中304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以上,对知识产权侵权起到有力震慑。

  记者从广东省纪委监委获悉,广东省公安厅经侦局原政委龙水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广东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